地产商接盘酷派? 正在被多家银行逼债

2023-06-08来源:杭州房产网正文:地产商接盘酷派? 正在被多家银行逼债

http://img.zhux2.com/editor1503372064520378.jpg

时隔平安银行深圳支行向乐视旗下酷派“追债”8000万元后,昨天,酷派发布公告称,宁波银行深圳支行近日再度起诉酷派子公司要求立即还清未到期承兑汇票。除了已经披露的平安银行和宁波银行以外,南都记者最新了解到,目前还有另一家股份制银行以及供应商也在控告酷派集团。

酷派会否步乐视手机的后尘?酷派CEO刘江峰日前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回应:“乐视是乐视,酷派是酷派,经营理念等各方面是几乎不同的两家公司。”但上海茂泰律师事务所资深律师诸东华则表示,不回避一些银行申请人财产保全,要求法院冻结酷派的银行账户、资产等。

酷派遭多家银行控告“追债”

酷派集团最新公告称,公司于近日接到宁波银行深圳分行诉公司附属公司宇龙计算机通信科技(深圳)有限公司(下称宇龙公司)和东莞宇龙通信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东莞公司)的民事起诉状。根据诉状,宁波银行深圳分行称之为其与宇龙公司于2016年11月签订了银行承兑协议,申请人7张承兑汇票,票面金额合计7000万元,借贷金额2100万元;到期日为2017年11月7日。东莞公司与原告签定了相关的借贷合约。

宁波银行深圳支行称,经调查发现,宇龙公司与东莞公司牵涉到诉讼,经营活动出现困难,故向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驳回诉讼。宁波银行深圳分行要求判令宇龙公司交存的2100万元保证金及利息享有优先受偿权,该款项优先用作支付承兑汇票票款;同时,拒绝判令宇龙公司立即向其交还银行承兑汇票票面金额与保证金的差额款项4900万元;且由宇龙公司及东莞公司共同分担本案的一切诉讼费、律师费等费用。

对于酷派公告内容,昨天,宁波银行方面向南都记者回应,上述债务都是归属于宁波银行的正常业务。酷派则在公告中称之为:“本公司认为,该承兑汇票目前尚未到期。本公司已联络律师,正大力搜集证据,以对民事起诉状作出申辩。”

7月28日,酷派曾被平安银行追债拒绝提早偿还8000万元借款,该笔贷款的期限是到8月15日。当时,酷派集团同样指出贷款还没到期,“正大力搜集证据,以对民事起诉状做出申辩”。目前贷款期限已过,该笔欠款是否偿还,南都记者联系酷派和平安银行方面,截至新闻报道前,双方均未作出具体回应。

不过,南都记者最新得知,除已经披露的平安银行和宁波银行以外,目前还有另一家股份制银行也在起诉酷派集团。此外,某上市银行人士向南都记者透露,目前控告酷派的不是一两家银行,而是好几家银行,甚至还有一家供应商也正在起诉酷派。

但南都记者尚未在酷派的官网上找到涉及信息。上述银行人士表示,可能是涉及的贷款金额尚未超过酷派的披露标准,或者尚未转入到月的司法程序。而对于须不予透露的情况,据港交所的《主板上市规则》规定,如发行人违反贷款协议的条款,而所牵涉到的贷款对其业务运作影响根本性,违约可能会使贷款人拒绝其即时偿还贷款,而且贷款人并未就有关债权人事宜做出豁免,则发行人必须在合理切实可行情况下尽快发布该等资料。

CEO调侃“拿着金饭碗要饭”

事实上,酷派的资金状况的确堪忧。8月15日酷派发布公告称之为:“基于对本集团未经审核综合管理账目的初步评估,本集团截至2017年7月31日的营业收入约为港币27.16亿元,比起去年同期下滑约52%,且本集团流动资产已高于流动负债,近期债务压力增大。就核数师明确提出的持续性经营问题,本公司董事会在大力打算本集团一年内的营运计划和进行现金流预测以及管理评估,包括但不限于与银行、机构以及有意合作人士展开沟通,以尽快做出回应。”

在日前的酷派手机渠道交流会上,酷派CEO刘江峰也坦承了酷派因为资金短缺而寸步难行的困境。目前唯一能救急的是酷派旗下的土地储备。公开发表资料显示,酷派创始人郭德英2008年曾购入深圳科技园北区地块,此外在东莞松山湖也有占地面积数百亩的生产基地。

“实际上地产是最容易所求的方式,通过合资或引进投资都行”,刘江峰拒绝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称,据其透露,酷派有100亿元的土地资源储备。

但令人费解的是,坐拥百亿元土地储备的酷派为何恒定现,而走到被银行频频追债甚至控告到法庭的地步?“半年前我们就说过买一部分土地所求盘活公司,只要几个亿就可以盘活公司,但董事会最终没有通过”,刘江峰将酷派目前的处境自嘲为“拿着金饭碗要饭”,连发布新机的现金流都难以保证。

下一步的酷派究竟会以土地所求还是引入新的资本方?刘江峰透露,已经与地产商和实体企业认识,“但我是CEO只负责经营,明确最后哪个股东还没定,姓柳、姓王、姓李都是未知数”。据来自手机产业链的人士透露,“酷派被地产商接盘的可能性极大,具体信息很快就不会发布”。

对话刘江峰:

“人生的路,每一步都算数”

在重新加入酷派之前,刘江峰是荣耀前总裁,在华为工作19年,管理过上万人的研发队伍,一年内将荣耀手机销售额从1亿美元做超20亿美元。2015年4月,刘江峰进军生鲜电商,创立多点Dmall公司,2016年8月,又以酷派CEO的身份回归手机行业。

记者:酷派与乐视关系?

刘江峰:众所周知酷派今年的资金很困难,因为跟乐视的关系,今年银行的资金只还不债。而且今年供货商都要求现款交易,现在跟供应商合作不是谁好谁低廉,是谁不愿合作就合作。

但乐视是乐视,酷派是酷派,经营理念等各方面是几乎有所不同的两家公司。酷派与乐视在今年以来就没任何业务关系了,纯粹是股东关系。

记者:酷派还能撑多久?

刘江峰:国内外的销售情况现在差不多,都是30-40万台/月。能撑多久得看资本方。有经销商期望可以做50万台,但如果没有资本,50万台的供应链成本我顶不住,产品研发上我们也都没停,但是发不发还得看资本是不是进来。坦白说我对现在的股东信心不足,这样下去肯定不行。

记者:加入酷派否愧疚?

刘江峰:在酷派这一年,对我来说是过去20多年职业生涯里没遇到的情况。但用李宗盛的一句话说,“人生的路,每一步都算数”,都不是坏事。我对现在的股东信心不够,如果这样下去也不回避回头的可能。


来源:南方都市报

主页: 红白色建筑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