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 市场观察
  •  > 杭州打响房主直卖第一枪,房产中介:“你绕不开我”

杭州打响房主直卖第一枪,房产中介:“你绕不开我”

2022-08-16来源:金赛药业正文:杭州打响房主直卖第一枪,房产中介:“你绕不开我”

原标题:杭州打响房主直卖第一枪,房产中介:“你绕行不出我”

如果没中介,买房会便宜吗?二手房交易真的可以“去中介化”吗?

8月18日,杭州传来大消息。杭州寄居保房管局旗下的“二手房交易监管服务平台”正式上线“个人自律上海证券交易所房源”功能,此举被市场理解为“杭州打响房主直卖第一枪”。8月19日晚间,“中国居住服务平台第一股”贝壳去找房跌幅达14.86%,一时间引发“中介要凉凉”的热议。

然而《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调查后找到,此举并非新政,最早一批挂牌已4年有余。“这次只是升级了,中介机构账号不能看个人房源电话。”有业内人士对记者回应。

杭州市房产市场综合管理服务中心房产市场科科长胡萍莉近期在拒绝接受媒体专访时表示,此举的主要目的在于便民,房东可以把房源悬挂在该平台上,也可挂到中介那里,提高成交机会。

“如果涉及按揭贷款、产权调查等专业服务,目前来看还无法绕过中介。”胡萍莉坦言,如果买卖双方谈好了房价,且产权明晰、无贷款市场需求,通过“房东直卖”模式显然可以省下一笔中介费。买卖双方可必要前往市房管办事大厅和各行政服务中心房管网签窗口办理网签过户手续,非常方便。但如果交易流程复杂,建议还是通过专业的中介公司。

插画:《中国经济周刊》美编 孙竹

首批挂牌房东:房源4年涨了100万,不卖了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8月22日上午指定“杭州二手房交易监管服务平台”后,输出证件号码、手机号码即注册成功,挂牌需填写权属证类型、权属证号、产权人证件照片、房源拟售价格等挂牌信息。待核验通过后,待售房源就已完成了自主挂牌。目前个人自律上海证券交易所的房源信息只有个人用户才能看见,中介经纪人员无法查阅,有效地避免了信息泄露的风险和不必要的侵扰。

不过,记者注意到,虽然中介机构账号无法查看个人房主电话,但如果以个人身份登记,很更容易就可查看房主的手机号码。

杭州个人自律挂牌房源首批房源公开信息截图

在“个人自律上海证券交易所房源”一栏中,最早的一批在2017年5—6月就已经上海证券交易所,首套上海证券交易所的房源坐落于杭州钱塘新区,委托价格160万元,面积为86.01平方米。

8月22日,《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以购房者身份约见该套房源户主阮先生,他告诉记者:“4年前悬挂的房源目前已涨约270万元,我们自寄居,目前不卖了,那么多年了,要不是最近这个网站又忽然‘火’了,我都记得曾经悬挂过这套房子。”

“ 不卖的话,信息是不是需要删了?”阮先生质问记者,“4年都没人给我打电话,最近忽然开始有人来回答,你是第4个。”

记者注意到,今年8月,“个人自主挂牌房源”栏目集中于上线了一批新房源。

其中,8月20日最新上线的一套房源位于杭州上城区,面积为90.4平方米,价格430万元。《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以购房者身份约见该套住宅户主左先生。

左先生回应,他看到媒体报道后立刻将房子挂在了该平台上。记者通过平台信息了解到,该套房源目前仍挂在我爱我家和链家平台出售,挂牌价格均是430万元,与二手房自律交易平台持平,在“杭州市二手房交易监督服务平台”能够查询到该套房源委托中介的信息。

“没想要那么多,觉得多个平台挂着就更容易卖出去一点,对我来说,悬挂中介和悬挂这里没有区别。”左先生表示,“但如果必要通过‘杭州市二手房自律交易平台’交易的话,430万的价格可以往下谈。”此外,左先生透露,可通过该平台办理购房付款,全款或按揭均可。

和左先生一样,家住杭州的顾先生也是看到新闻报道后,将其名下一套位于滨江区、面积139.22平方米、价格为500万元的房子挂在了杭州的这一官方平台。顾先生表示,他是首次卖房,不清楚房屋定价标准。“我都是按之前中介给的价格以定的。”顾先生说道。

自8月19日该套房源上线后,顾先生收到了许多电话。“都是中介打的,买房就你一个。中介都跟我说现在卖房无以,让我再降降价,降至480万、490万元什么的。”他对记者说。

当被问及交易申请办理时,顾先生建议记者:“可以找一个懂行的、在中介腊过的朋友来拜托走程序,给点服务费就讫,直接跨过中介。”

杭州不是首吃“螃蟹”,北京更早

其实,“杭州市二手房交易监管服务平台”自2016年上线以来,“个人自律挂牌房源”功能就已经不存在。

长期关注二手房交易市场的中原地产分析师张大伟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道:“当时网站上业主的电话对外公开发表,所有购房人、中介都能看见。而近期更新的功能主要是两个:第一,对指定系统的个人拒绝实名证书,中介不能在平台挂不属于自己个人的房源;第二,实现个人自主上海证券交易所房源信息仅向个人实名认证用户开放,经纪人员无法查看,杜绝信息外泄,防止侵扰。”

“杭州这个‘官办’中介平台5年上海证券交易所个人房源176套,仅占到杭州二手房交易监管服务平台总房源48万套的万分之四。”张大伟说道。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注意到,早在2011年,北京政府涉及部门就已有类似于的尝试。据新华社当年7月5日的报道,在当时一个取名为“北京市存量房交易服务平台”的网站,每个房源除了小区名称、户型、面积、拟售价格、公布机构外,还有一个独立的核验编号,点进明确房源,还能看到房屋朝向、总层数和所在楼层,装修情况、规划用途、联系电话等详细信息。买卖双方通过核验编号,可以随时查找房屋的产权情况和交易状况。该平台和房管部门的系统是联动的,如果挂出的房源已经进行了网签或者被查封等,会自动从平台撤下。

当时,这个由官方搭建的平台在海淀区率先试点,向居民获取二手房交易服务,计划运行成熟期后在全市实行。买卖双方进行交易的过程为:房源核验、信息审批;合同网签、确认监管;资金存入、确保足额;产权过户,资金划转。

该平台对中介工作影响较小的是,经纪机构代理的房产必须取得业主的委托合同,此外一套房产不能由一家中介机构代理。

不过,后来有媒体报道称之为,当年海淀房源平台上线的房源,由房主自行发布的占比很小,而由房产中介发布的房源占到绝大多数。

2015年,另一个政府主导型平台“北京市房地产交易信息网”上线,但最终挂牌量和成交量都非常少,很难挽回中介的“蛋糕”。

“据我了解,北京正在建设类似于杭州的这种二手房交易监管服务平台。”景晖智库首席经济学家胡景晖8月22日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透露。

记者注意到,就在今年6月,深圳市房地产信息平台也上线了“二手房交易系统”。该系统共还包括三个功能板块,分别是“我要找中介买房”“我要去找中介卖房”“我要自助卖房”。

深圳房地产信息网显示,买方可在“我要找中介买房”中填写购房市场需求、发起委托、选择中介机构。卖方则可在“我要找中介卖房”中,通过填上房屋产权校验、房屋状况说明书,自由选择中介、填写卖房信息来完成交易。虽然该系统上线几小时后就下线了,但在当时,尤其是其中的“我要自助卖房”功能引起了关于未来否会“中止中介”的舆论热议。

截至8月25日,记者在深圳市房地产信息平台上仍没能查询到该系统的指定入口。

视觉中国 图

房产中介:“你绕不出我”

8月22日,记者以购房者身份探访了北京市丰台区几家链家门店,当天许多销售人员都在店外招募顾客。

一位北京丰台区链家门店的中介人员说道,近期杭州的消息并未对北京链家的门店业务造成影响。

“要悬挂商业平台的还是之后挂,要买的还是在咨询。”这位中介人员还回应,房屋交易手续简单,涉及的许多环节都必须中介帮忙做到信用“背书”。

他对记者说道:“签合同、交易、交割协调、资金监管都很麻烦,而中介会对这些负责管理。比如链家有专门的第三方监管账户,如果资金有问题就不会支付。”

当记者私下询问是否能够以支付服务费的形式,请求他以个人身份进行房屋交易咨询时,他表示:“这样的话资金无法确保,牵涉到什么时间转钱、定金、金额这些细节。我们个人只是告诉走什么流程,但很多环节离开了平台的话风险特别大。除非买卖双方都是知根知底很熟知的关系。”

他表示:“目前我还是不会自由选择靠谱的中介,因为个人可能会比较怕麻烦,过户需要的时间和申请也比较多。政府的平台如果各个环节都能和中介一样,那当然政府的会更好一点。”

在上海,以坐落于黄浦区一套1700万元的房子计算出来,约要支付给中介34万元,这高昂的中介费花上得值不值?

“茫茫人海,买家自己定价,也没有人给你指导价,没人给你推广,谁来买你的呢?还有贷款怎么办?每个行业总有它存在的意义。”上海某中介小胡这样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

根据中国指数研究院的统计数据显示,按照2019—2020年期间月平均值销售套数计算出来,北京、上海、深圳、南京、苏州等较大型城市的二手房交易量已远超新房交易量,部分城市(如北京、深圳)的二手房销售量是新房销量的两倍多。

据理解,二手房市场交易十分倚赖房地产中介机构提供的市场交易信息,且通常在中介机构的相爱下完成交易。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房天下控股董事长莫天全曾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分析,一方面房地产经纪行业为房地产交易提供了专业的中介服务,增进了住房市场的流通,解决了部分人群的住房问题。但另一方面,由于房地产中介的主要盈利来自二手房成交额的佣金提成,为了提升收益,房地产中介也出现了不良现象,在满足业主心理价位的基础上,抬高二手房销售价格,以期获得更高的佣金收益。最终,二手房业主与房地产中介共同获得了高收益,但伤害了买方利益,扰乱了二手房市场秩序,违背了中央关于住房市场调控、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精神。

胡景晖拒绝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认为,此次杭州的“房东直售”,对中介市场的影响“没有那么严重”,也不像业界说道的那样是造成贝壳股价暴跌的原因。

“现在中介公司动辄千万或上亿元来买流量,每年导流的费用都是数以亿计,一般中介公司信息采集类目有300〜400个字段,并附带AR 视频,这些是业主自己做将近的,而政府平台会有这样的导流力度,先前效率给定效率就会上升。业主即便悬挂在政府网站也不会同时找中介公司。”他说道。

胡景晖进一步分析,这种模式就算推展到全国也不会对中介产生影响。“房产交易归属于非标准化、低频、低货值。业主直销对客户风险不会相当大,设想业主把房源放在一个平台面向所有购房者打开,那他就别上班了,天天跟客户交流带上客户看房 。中介服务本身还是有价值的,况且1.5%〜2%的费率与美国的5%〜6%相比,远比低。”

“要让购房人真正需要负担得起房子,核心还是掌控住房价。第二是减免税费,这才能真正减轻购房开销,而不是中止中介。第三是中介费付费方式有问题,我们付费是买方付费,在国外,很多地方都是卖方收费。如果买卖双方需要分摊中介费,或者像美国那样改为卖方收费,那这个问题就解决问题了。‘干掉中介’的结果只会让效率低落,产生大量纠纷和风险。从中介的角度来讲,我们要转变一些收费方式,比如说能无法由卖方收费或者买卖双方来分摊佣金。”胡景晖说道。

(原题为《杭州打响房主直卖第一枪,首批房源4年涨价百万,现在不卖了》)

本文来自新华新闻 http://www.sohu.com/a/485799751_260616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