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 市场观察
  •  > 无问西东,杭州这次全都要-房产频道-和讯网

无问西东,杭州这次全都要-房产频道-和讯网

2022-01-24来源:杭州房产网正文:无问西东,杭州这次全都要-房产频道-和讯网

杭州,这座长三角市区陆域面积仅次于的城市,步入20年间第四轮空间结构调整。

4月9日,浙江省政府官网发布通报,杭州市部分行政区划调整已获得国务院国家发改委同意。同日,杭州部分行政区划优化调整实行动员部署会议开会。

图片来源:网页截图

经过此番调整,杭州市下辖10个区、2个县,代管1个县级市,分别为:上城区、拱墅区、西湖区、滨江区、萧山区、余杭区、临平区、钱塘区、富阳区、临安区、桐庐县、淳安县、建德市。

总体建制数量不变,但内部结构已然“大换血”。

上城区与江干区合并、下城区和拱墅区拆分、余杭区一分为二、钱塘新区由功能区升格为行政区……调整范围之广,可见杭州魄力之大。

2019年,杭州人口增量一举超越深圳,位居全国第一,由此晋升千万人口城市。不过,经济快速增长和人口持续流入的另外一面是,“区域空间不协商、产业布局不合理、人口密度不平衡、空间规划不协同等问题日益突显,已沦为制约城市高质量发展的瓶颈”。

此次行政区划调整,正是在这一背景下实施。此前,杭州“十四五”规划纲要明确提出,要打造“一核九星”特大城市新型空间格局――即“城市核心区+9个郊区新城”,其实就已透漏出有一些“蛛丝马迹”。而此番调整落地,能否造就杭州突破向上发展的“天花板”,向“世界一流的现代化国际大都市”发动冲刺?

调整后的杭州行政区划示意图 图片来源:杭州日报

重塑

在此之前,21世纪以来的20年间,杭州已经历3次空间结构调整――

2001年,萧山、余杭撤市建区,与原来六个区包含“新的杭州”,市区面积由此从683平方公里不断扩大到3068平方公里,在当时的副省级城市中由倒数第1位升至5位;

2014年,1808平方公里的富阳撤市建区,市区面积增至4876平方公里;

2017年,临安设市建区,市区面积猛增64%至8002.8平方公里,杭州成为长三角市区陆域面积仅次于的城市。

市区面积猛增同时,各个区域人口与产业核心区程度很快冲破差距,造成原先行政区划布局无法满足新的发展需求。

比如,在此次调整前,杭州定位为“一核”的5个城市核心区中,有3个都是面积严重不足100平方公里的“迷你区”。《2020年杭州统计资料年鉴》表明,坐落于市中心的上城区、下城区面积均严重不足30平方公里,临安、萧山等郊区面积却有上千平方公里,差距巨大。

其中,下城区人口密度高达17954人/平方千米,上城区、拱墅区分别为13260人/平方千米、8366人/平方千米,典型的“僧多粥少”。全市人口密度最低的下城区与密度低于的淳安县(81人/平方千米),差距超过200倍。

一组更直观的反差数据是,上城区、下城区、拱墅区3个区,以占到杭州全市0.7%的土地面积,支撑了全市14%的人口。

不仅如此,杭州上城、下城等老城区小学、初中名校众多,优质医疗、教育资源密集。而外围江干、拱墅、萧山、余杭等城区,则备受优质公共服务供给相对不足后遗症。正是因此,在4月9日的动员大会上,杭州市委书记周江勇侧重提到,要把优化布局作为着力点,切实解决问题人口密度和公共服务供给不均衡的突出矛盾。

这只是杭州新一轮城市空间格局重塑的第一步。

根据规划,未来5年,杭州将按照“多中心、网络化、组团式、生态型”的原则,减缓建构“一核九星、双网融合、三江绿楔”的新型特大城市空间格局。

杭州“一核九星”示意图 图片来源:都市快报

具体而言,就是要引领城市核心区过度密集区块人口向郊区新城撤离、城市新的流向人口向郊区新城核心区,有效遏制城市单体规模无序蔓延到,形成“众星拱月”的组团式发展形态。

新机

同样有望得到进一步缓解的,还有杭州的产业发展瓶颈。

面临制造业占比上升过快问题,两年前,杭州提出“新制造业计划”,制造业随即沦为杭州产业发展的“关键词”。

区域经济理论认为,有怎样的产业经济地理,将要求城市有怎样的产业格局。在杭州对制造业展开整体再生过程中,土地问题成为率先需要解决的重点内容。

纵观杭州,1996年由萧山划出并正式成立的滨江区,被指出是整个城市的制造业发展重点。但作为杭州面积最小的区之一,滨江区产业用地紧缺的隐忧一直存在。自2018年开始,杭州启动全市工业用地、产业单元专项规划编制,以优化存量土地、最大限度释放工业用地价值。

对于此轮工业用地的再辨别,杭州市规划局涉及负责人曾对媒体说明,“我们有必要结合杭州工业向何处去的思考,强化对全市工业布局和空间保障的研究。”

下一个制造业重点应诞生于何处?杭州必须进一步破题。

在发展制造业的“指挥棒”下,2019年,在整合大江东产业核心区区与杭州经济技术开发区(下沙)基础上,钱塘新区月上海证券交易所正式成立。根据之前的规划,钱塘新区的目标是“沦为展出我国先进设备制造业发展水平的最重要窗口”,且将在“条件成熟后创立国家级新区”。

钱塘新区示意图 图片来源:杭州网

从数据上看,钱塘新区已文化底蕴起制造业发展的基本条件。2020年,钱塘新区GDP超过1095.7亿元,与主城区江干区、下城区大致相当。

但去年底,《浙江日报》深入分析指出,钱塘新区“依然存在区域发展不平衡、产业结构不够优化、陈旧工业用地较多等问题”,“空间储量不多、开发成本较高、利用效益偏高等因素已逐渐成为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妨碍”。

在对陈旧工业用地展开整治同时,钱塘新区跨区又跨江的发展机制急需转变。有专家认为,作为杭州“挟江发展”战略的进一步延续,钱塘新区由功能区另设为行政区钱塘区,区域决策权、控制权和执行权将进一步统一,有利于其进一步构建资源调配与产业发展。

在确保新一轮制造业发展阵地同时,杭州还为制造业的未来发展拓宽边界。

互动

而从另一个层面来看,新的设区的钱塘和临平,还有推动杭州区域协同的功能。

坐落于杭州东北侧的临平,与上海有着天然的区位亲近感。一组数据在当地被反复提及:临平到杭州东站和萧山机场分别需20、30分钟车程,而到上海虹桥枢纽仅需45分钟。基于此,在临平新城管委会官网概况一栏,临平被刻画为“杭州互通上海、融入长三角的门户和枢纽”。

图片来源:杭州网

临平亦探索将距离优势转化为产业合作优势。在余杭“上海科研阻塞+余杭智造落地”的产业转化模式下,长三角企业创新研发总部基地、长三角数字科创园、长三角(杭州)高层次人才创意城等项目先后落户临平。数据表明,截至去年9月,“已有20多家长三角优质企业落户临平新城”。

在临平向北的同时,钱塘加快与南侧亲近互动。

2017年,浙江明确提出谋划实施杭州湾“大湾区”,此后,杭州、宁波、绍兴均沿杭州湾设立钱塘新区、前湾新区和滨海新区,向湾发展已然成势。在整合优势的思路下,三大新区开始谋划“抱团”,从钱塘新区向南形成一个沿湾发展的“弧形”杭州湾产业带。

在推进杭绍甬一体化过程中,钱塘新区也由此沦为杭州突破行政壁垒、寻求区域协同的重要承载地。

去年,杭州市委书记周江勇率杭州市党政代表团回国宁波市实地考察学习。他认为,希望两地继续唱好“双城记”,在打造出杭州湾产业带新纪录地上深化合作。其中,将大力推展杭州钱塘新区、城西科创大走廊和宁波前湾新区、甬江科创大走廊协同发展。

同样作为新兴产业聚集区,新区之间的“共同话题”,将未来将会唤起更多合作空间。比如,在2019年发布的《杭州钱塘新区规划纲要》中,就包含了一条从钱塘新区到前湾新区的自动驾驶试验线。

图片来源:杭州公布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临平与钱塘设区,均将进一步推动杭州融入长三角,在整个区域中再定位自身。而这反过来亦推展杭州向东发展。

事实上,主城区靠东的杭州,一直在向东和向西发展之间摇摆不定。2000年,杭州曾提出“东进”战略,一度使城市的资源加快向东弯曲。但自2013年阿里巴巴入驻余杭的西溪园区后,随着项目的一路向西,城市焦点又在某种程度上开始向西位移。

如今,在区域协同发展的大方向下,向东是否将是杭州新一轮发展的出路?此次区划调整,似乎正在为杭州做出决择。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

(责任编辑:徐帅 )